20091128 我們真的了解全球暖化的真相嗎?

全球暖化這幾年一直被認為是環境保護的重大議題,不過當大多數的主流媒體都持有相同論點時,我們也應該聽聽其它不同的聲音才對,至少我們不該一眛的直接接受主流媒體所要灌輸給我們的觀念。全球暖化是我們很直接可以感受到的事實,然而問題在於,暖化背後的成因卻可能不是那麼的顯而易見。我們應該保留自己的判斷權力,給自己一些思考的機會吧。

http://mag.udn.com/mag/world/storypage.jsp?f_ART_ID=72971

2007/06/15
自從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所拍攝的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(An Inconvenient Truth)勇奪奧斯卡金像獎,全球暖化就成為顯學,抗暖化躍居當今人類共同面對的首要課題,排山倒海而來的檢討聲浪,令各國政府與大企業都不敢輕忽。

不過,並非所有的科學家都贊同高爾的觀點,還有許多科學家並不認同該片災難式的拍攝手法。就連一些與高爾過從甚密的學者專家,對於目前在全球風起雲湧的抗暖化浪潮也漸漸感到不安。他們坦承,這部影片中有些資料並不正確,也有技術上的瑕疵。

事實上,科學界對於全球暖化問題的看法存有歧見,只是在環保人士的大聲疾呼、政經力量的強勢介入、以及新聞媒體欠缺平衡報導之下,此一議題已偏離科學範疇,反而被賦予道德化的宗教色彩,似乎全球所面臨的是一場攸關人類存亡的聖戰。

在抗暖化聲勢如日中天之際,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科學家挺身而出,呼籲大家讓此議題回歸科學,在沒有足夠證據支持論點的此刻,還不宜妄下定論,更不該以災難式的預言發佈警訊,以免誤導主政者的決策判斷,反而打擊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。

暖化 是自然週期還是人為惡化?

關於全球暖化的論述,在科學界有三點共識:一、自19世紀晚期以來,全球氣溫上升了一度左右;二、在此同一段時期,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增加約30%;三、二氧化碳會助長未來的暖化現象。

但對這三項共識的解讀,科學界分為兩陣營。一個陣營認為全球暖化的問題嚴重,而且是由人為因素所造成,必須立即採取行動,以免持續惡化而釀成災難。這也是高爾在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中所不斷強調的論點。

另一個陣營則認為,從三項關於暖化的論述來看,全球暖化現象的確存在,但無足夠證據證明人類是罪魁禍首,人類是否有扭轉自然的能力也令人懷疑,這更無法支持「世界將面臨毀滅性災難」的預言。

引爆科學界對全球暖化激烈論戰的關鍵之一,是科學家Michael Mann於1998年所發表轟動全球的言論:近百年來的氣溫升幅是過去1000年間最大者,1990年代是這1000年中最溫暖的10年,1998年則是最溫暖的一年。他認為,這不能以自然因素來解釋,而是因人類活動所造成。

Mann所展示的氣溫走勢圖尤其令人印象深刻。圖形顯示過去這1000年間的氣溫變化大致穩定,但是在20世紀時卻呈現急遽上揚,整個走勢就像曲棍球桿一般。

2001年,聯合國旗下的「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」(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,IPCC)決定採用Mann的研究結果做為官方觀點,納入該年公佈的氣候變遷評估報告。然而,對Mann的說法有意見的科學家不在少數,其中批評最力者是兩位加拿大的科學家Steve McIntyre和Ross McKitrick。

為了釐清真相,美國眾議院能源暨商業委員會委託知名統計學家Edward Wegman進行公正的第三方驗證,Wegman邀集了一群統計學家組成工作小組,並且同意在不收取任何報酬的情況下展開研究。最後,他們證實加拿大科學家的批評不假。

Wegman指出,1990年代是千年以來最熱的十年,1998年是千年以來最熱的一年,這兩種說法都不能成立。他認為,Mann並未受過統計方法的訓練,在研究期間也未尋求統計專家的協助,因而出現錯誤。備受歐洲推崇的義大利科學家Antonino Zichichi在4月底於梵諦岡舉行的「氣候變遷與發展」研討會上直言,IPCC所採用的模型前後不一,以科學的觀點來看毫無意義。

全球暖化 世紀大騙局?

加拿大氣候學家Timothy Ball指出,氣候變遷是來自於太陽溫度變化的自然現象,並非人為造成的。他舉例說明,30年前大家還曾討論「全球冷化」的問題,擔心冷化會對人類生活、全球物種的生存構成威脅,和現在擔心暖化的情況如出一輒。

聖彼得堡Pulkovo天文台的太空研究實驗室負責人Habibullo Abdussamatov指出,火星也有暖化問題,但火星上沒有溫室效應,也沒有火星人參與其中。他強調,太陽輻射增強才是全球暖化的主因。太陽輻射增強使地球上的海洋溫度升高,釋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至大氣層,因而促使地球暖化。根據美國太空總署(NASA)對火星的長期觀察結果,也證實火星有暖化現象。

這些不贊同當前主流觀點的科學家們都強調,地球暖化是事實,但人類工業活動是罪魁禍首的指控則難以成立。他們不反對控制燃料的使用,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,但這是為了防制污染,而非阻止地球暖化。

這些非主流的科學家發出的異議,可由英國第四頻道在今年三月間播出「全球暖化大騙局」(The Great Global Warming Swindle)的紀錄片作為代表。該片大膽挑戰當前被全世界奉為圭臬的抗暖化論述,因而引發相當大的震撼。

這部記錄片邀訪來自全球多國的頂尖科學家,包括在氣象學、海洋學、氣候學、環境科學、生物地理學和古氣候學等各方面的專家,出面駁斥人類工業活動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導致全球暖化的說法。影片還近一步提出質疑,世界各國若是貿然採取嚴苛標準來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,只會重創第三世界經濟,對於遏止地球暖化並無助益。

「全球暖化大騙局」的播出當然引起支持主流觀點人士的撻伐,但卻反映出「抗暖化」是一個有爭議性話題的事實。在全球普遍把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當作標準教材之際,這不啻是提供了另一個思考方向。

正如知名的加拿大科學家大衛‧歐瑞爾(David Orrell)在其新書《阿波羅的弓箭(Appollo’s Arrow)》中的提問:以現代科技預報三天後的天氣都可能不準,科學家又如何能夠預言未來的氣候變化?科學家真的能夠預知未來嗎?

【2007-06-15 聯合新聞網】

延伸閱讀: 全球暖化大騙局: 事實的真相總是不若想像的簡單 by Mr. Monday

全球暖化 世紀大騙局?
自從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所拍攝的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(An Inconvenient Truth)勇奪奧斯卡金像獎,全球暖化就成為顯學,抗暖化躍居當今人類共同面對的首要課題,排山倒海而來的檢討聲浪,令各國政府與大企業都不敢輕忽。不過,並非所有的科學家都贊同高爾的觀點,還有許多科學家並不認同該片災難式的拍攝手法。就連一些與高爾過從甚密的學者專家,對於目前在全球風起雲湧的抗暖化浪潮也漸漸感到不安。他們坦承,這部影片中有些資料並不正確,也有技術上的瑕疵。

 

事實上,科學界對於全球暖化問題的看法存有歧見,只是在環保人士的大聲疾呼、政經力量的強勢介入、以及新聞媒體欠缺平衡報導之下,此一議題已偏離科學範疇,反而被賦予道德化的宗教色彩,似乎全球所面臨的是一場攸關人類存亡的聖戰。

在抗暖化聲勢如日中天之際,同時也有愈來愈多科學家挺身而出,呼籲大家讓此議題回歸科學,在沒有足夠證據支持論點的此刻,還不宜妄下定論,更不該以災難式的預言發佈警訊,以免誤導主政者的決策判斷,反而打擊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。

暖化 是自然週期還是人為惡化?

關於全球暖化的論述,在科學界有三點共識:一、自19世紀晚期以來,全球氣溫上升了一度左右;二、在此同一段時期,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增加約30%;三、二氧化碳會助長未來的暖化現象。

但對這三項共識的解讀,科學界分為兩陣營。一個陣營認為全球暖化的問題嚴重,而且是由人為因素所造成,必須立即採取行動,以免持續惡化而釀成災難。這也是高爾在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中所不斷強調的論點。

另一個陣營則認為,從三項關於暖化的論述來看,全球暖化現象的確存在,但無足夠證據證明人類是罪魁禍首,人類是否有扭轉自然的能力也令人懷疑,這更無法支持「世界將面臨毀滅性災難」的預言。

引爆科學界對全球暖化激烈論戰的關鍵之一,是科學家Michael Mann於1998年所發表轟動全球的言論:近百年來的氣溫升幅是過去1000年間最大者,1990年代是這1000年中最溫暖的10年,1998年則是 最溫暖的一年。他認為,這不能以自然因素來解釋,而是因人類活動所造成。

Mann所展示的氣溫走勢圖尤其令人印象深刻。圖形顯示過去這1000年間的氣溫變化大致穩定,但是在20世紀時卻呈現急遽上揚,整個走勢就像曲棍球桿一般。

2001年,聯合國旗下的「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」(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,IPCC)決定採用Mann的研究結果做為官方觀點,納入該年公佈的氣候變遷評估報告。然而,對Mann的說法有意見的科學家不在少數,其 中批評最力者是兩位加拿大的科學家Steve McIntyre和Ross McKitrick。

為了釐清真相,美國眾議院能源暨商業委員會委託知名統計學家Edward Wegman進行公正的第三方驗證,Wegman邀集了一群統計學家組成工作小組,並且同意在不收取任何報酬的情況下展開研究。最後,他們證實加拿大科學家的批評不假。

Wegman指出,1990年代是千年以來最熱的十年,1998年是千年以來最熱的一年,這兩種說法都不能成立。他認為,Mann並未受過 統計方法的訓練,在研究期間也未尋求統計專家的協助,因而出現錯誤。備受歐洲推崇的義大利科學家Antonino Zichichi在4月底於梵諦岡舉行的「氣候變遷與發展」研討會上直言,IPCC所採用的模型前後不一,以科學的觀點來看毫無意義。

全球暖化 世紀大騙局?

加拿大氣候學家Timothy Ball指出,氣候變遷是來自於太陽溫度變化的自然現象,並非人為造成的。他舉例說明,30年前大家還曾討論「全球冷化」的問題,擔心冷化會對人類生活、全球物種的生存構成威脅,和現在擔心暖化的情況如出一輒。

聖彼得堡Pulkovo天文台的太空研究實驗室負責人Habibullo Abdussamatov指出,火星也有暖化問題,但火星上沒有溫室效應,也沒有火星人參與其中。他強調,太陽輻射增強才是全球暖化的主因。太陽輻射增強 使地球上的海洋溫度升高,釋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至大氣層,因而促使地球暖化。根據美國太空總署(NASA)對火星的長期觀察結果,也證實火星有暖化現象。

這些不贊同當前主流觀點的科學家們都強調,地球暖化是事實,但人類工業活動是罪魁禍首的指控則難以成立。他們不反對控制燃料的使用,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,但這是為了防制污染,而非阻止地球暖化。

這些非主流的科學家發出的異議,可由英國第四頻道在今年三月間播出「全球暖化大騙局」(The Great Global Warming Swindle)的紀錄片作為代表。該片大膽挑戰當前被全世界奉為圭臬的抗暖化論述,因而引發相當大的震撼。

這部記錄片邀訪來自全球多國的頂尖科學家,包括在氣象學、海洋學、氣候學、環境科學、生物地理學和古氣候學等各方面的專家,出面駁斥人類工 業活動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導致全球暖化的說法。影片還近一步提出質疑,世界各國若是貿然採取嚴苛標準來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,只會重創第三世界經濟,對於遏止 地球暖化並無助益。

「全球暖化大騙局」的播出當然引起支持主流觀點人士的撻伐,但卻反映出「抗暖化」是一個有爭議性話題的事實。在全球普遍把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當作標準教材之際,這不啻是提供了另一個思考方向。

正如知名的加拿大科學家大衛‧歐瑞爾(David Orrell)在其新書《阿波羅的弓箭(Appollo’s Arrow)》中的提問:以現代科技預報三天後的天氣都可能不準,科學家又如何能夠預言未來的氣候變化?科學家真的能夠預知未來嗎?

【2007-06-15 聯合新聞網】

20091128 我們真的了解全球暖化的真相嗎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